站内搜索:

戈壁滩上的筑路人

2021-04-27 11:25:31 作者:韩飞 点击:[]

1919年,孙中山先生在《建国方略》中勾勒出一个宏大设想:“东起北平、经阿拉善,西至迪化的第二条进疆大通道”。

2017年7月15日,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标志性工程京新高速中的临白、白明、明哈段联动通车,标志着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京新高速(G7)基本全线通车。百年前孙中山先生大漠变通途,通疆达海的梦想已然实现!京新高速甘肃段的起点位于蒙甘交界处的白疙瘩,终点位于甘新交界处明水村,项目全长134.4公里。

2015年5月,正值马鬃山戈壁滩上风沙肆虐的季节,路桥集团的建设者们身背行囊,满怀筑路的热血和勇气,毅然“闯入”了这片戈壁无人区。这里夏季高温达40度以上,冬季气温在零下30度左右,常年风沙肆虐,干旱缺水。这里曾有着“三不通三没有两不见”的说法,即不通车、不通电、与外界不通往来,没有水、没有医疗卫生、没有文化生活,不见绿色、不见四季变化。

茫茫的戈壁滩上,没有路,没有地图,没有信号。“两瓶水,两根黄瓜,几个馒头”,这就是第一批建设者们为大家进行驻地选址时一天的“口粮”。就这样,他们从帐篷里出发,在茫茫的戈壁滩中,寻找着“家”的方向.....他们见过清晨戈壁大漠中的日出,也曾在午时炽热的阳光下大汗淋漓,体会过夜幕降临时的刺骨寒风。一个月的时间,在“取暖靠抖,交通靠走,通讯靠吼”的艰苦条件下,大家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,不仅解决了项目前期各项物资的供应问题,还建成了全线两座最标准、最温暖的家。

项目全线掀起大干一百天热潮的时候,也正是戈壁滩上最酷暑难耐的三个月,他们的面颊被烈日灼伤掉皮,皮肤被大风吹得黝黑,却一刻也不敢停歇。他们享受着“黄沙盖浇饭”的午餐,喝口水,咽下沙子,继续施工......烈日下,身着“路桥红”的他们,矫健的身影如一团团烈火,燃烧在苍茫戈壁;夜幕降临,星河璀璨,施工现场的灯火通明,他们穿行在各自的工作面上,犹如散落在戈壁上的星辰点点。

8月,经项目部和移动公司多次沟通,驻地旁终于建起了一座信号塔,这一刻,大家沸腾了,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久违的幸福喜悦,浓浓的相思之苦终得以慰藉......

“妈,我们这边没有信号,今天才通,在这里一切都好,你们就不要担心了。恩.....现在我的电话能打通,想我了给我打电话!”

“媳妇,你别担心,我在这挺好,条件虽苦一点,但是大家伙人都很好,都很照顾我!”

“儿子,儿子,想爸爸了没?......媳妇,对不住了,你好好照顾家里,我年底再回去...这边的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...”

这一刻,这些“儿子”、“丈夫”、“父亲”每个人脸上都热泪盈眶,我想,此时内心的五味杂陈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......

白明路的故事有很多很多......有“010”卫星电话、迷路遇狼、洪水侵袭的故事,也有精细化管理、科研课题研究、扎根戈壁艰苦奋斗的故事......

在这里,致敬白明路基一标、六标、白明路面五标的建设者!致敬以郑占乾为代表的“第一代公路人”!致敬扎根戈壁、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、甘当路石的路桥人!

上一条:故 事 下一条:寄语西淅一标第一片梁架设

相关文章
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